上周日下午带娃去上舞蹈课,回家之后感觉有点头晕。我就想,应该是饿得低血糖了。于是我吃起了小零食、水果。
解决了腹中饥,依然还是头上晕,甚至越来越严重了。我又想,应该是低血压引起的,便上床躺到了吃晚餐。
饭量倒是一如既往,那天娃非要吃手抓饭。娃爸还真的就用羊肉、胡萝卜、葡萄干、皮牙子等弄了一锅羊肉抓饭。我吃了一碗不够,又盛了一碗。
吃完饭后,还是不舒服,便早早洗了澡躺上了。
第二天,起大早喊娃起床上学。感觉比昨晚好了一点,但还是头晕。
娃爸感觉异常,让我测了下体温,37.1。

我几乎很少发烧,上一次还是打疫苗后的副作用(本人已达3针辉瑞)。他又拿了一包ART给我。我自认为抵抗力很好,肯定没被感染。
后来我就在房间内想了想,反正也没事干,测就测吧。现实总是啪啪打脸,醒目的两条杠!

好吧,接受现实,娃爸拿了枕头、洗漱用品、衣服,我一人占了主卧开始隔离。
娃爸一直居家办公,中午抽空给我做了挂面,放在门口的小凳上。

不知道是我的味觉出问题了,还是他故意没搁盐,总之是味寡如蜡。
饭后吃了连花清瘟胶囊,后来一直低烧,吃了斑纳杜。其它药都没吃,就是多喝水。

饭后,想了想还是报备一下比较妥当。上网查了,说自测的不认,必须要去诊所、快检中心或线上医生处检测的才可以。于是预约了下午去离家不远的IMM快检中心。

到了发现就我一人来测,有2名工作人员。

   
很快测完后,工作人员说半个小时后会给我发短信通知(如下)。

随后,娃和娃爸也收到了密接通知短息。

好了,事已至此,按规定办事吧。
下午正躺着休息,突然看到手机不断跳出信息,说一架东航MU5735航班,从昆明飞往广州途中在广西梧州坠机了。
一时间很难相信,不过随着各大媒体纷纷报道和民航局发布通告,确认这是事实了,机上共有123名乘客和9名机组。
后来的事,全世界都知道了。
以色列历史学家尤瓦尔·赫拉利在《人类简史》一书中认为,古代人类面临的三大毁灭性的灾难是洪水、瘟疫和战争。几个世纪以来,人类经历了工业革命、世界大战、气候变化、科技进步、全球化等一系列的巨大变化。然而似乎到了今天,仍然危机四伏。尽管内陆洪水已被整治,但随着海平面上升,很多岛国面临的不是洪水也是淹没。冠病疫情已经导致全球600多万人口死亡,俄乌炮火已经持续一个月...
历史的车轮却永不停息的向前滚动,不管是好或是不好,不管你愿或者不愿意。
那我们能做什么?
孟子曰,“达则兼济天下,穷则独善其身。”
屈原说,“路漫漫其修远兮,吾将上下而求索。”  
毛主席说,“一万年太久,只争朝夕。”
他们说的都对,尽力去做就好。做不到那么好也没关系,因为也有人说,“人生苦短,及时行乐。”
回到现实,我还是那个“小阳人”。只希望早日转阴,便可寄情山水间了。

登录新加坡眼客户端,分享美好心情
36人点赞
阅读全文  

阅读 3291   评论 29

精选留言
写留言
精彩推荐
打开新加坡眼,查看更多精彩内容
提示信息

Ps:啊哦~只能在客户端里面玩哦~

提示信息